庄子写过哪些寓言?这些寓言表现了庄子什么哲学?

  逢年过节,中国人都爱说吉祥话,讨个口彩,图个吉利。在众多吉祥话中,“鹏程万里”是很受欢迎的,人们用它祝愿忙于工作的年轻人仕途顺利,前程远大。不为人知的是鹏程万里出自《庄子·逍遥游》。一句喜气的吉祥话,透露出庄子质朴自然的寓言哲学。下面练字拼写网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庄子,本名庄周(约公元前369年-约公元前286年),字子休,宋国蒙(今安徽亳州市蒙城)人。他曾任宋国漆园吏,相当于国营生漆园园长的职务。楚威王听说了庄子的名声,遣使携金,打算聘其为相,庄子对楚使说:“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羁。”由此,留下了“漆园傲吏”的美名。两晋学者郭璞在《游仙诗》中,赞曰:“漆园有傲吏,莱氏有逸妻。”

  拒绝了高官厚禄的庄子,不久后辞官归隐,沉浸田园,悉心问道。在社会动荡不安,思想百家争鸣的战国时期,面对身心的巨大考验,庄子通过丰富的想象力,以智慧多变的语言,剖析深刻难懂的哲学思想,使其具有积极的普世价值,在历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庄子所著的《庄子》,是其道家思想的精华,被誉为“钳揵九流,括囊百氏”,是中国哲学启蒙经典著作之一。《庄子》共有五十二篇,现在三十三篇,其中:内篇7章、外篇15章、杂篇11章。《逍遥游》是《庄子·内篇》的首篇,文章想象奇幻怪诞,笔触尖锐独到,构思新颖浪漫。

  庄子思想卓而不群,才华融会贯通,是当时少有的高端人才。然而,各国攻伐不断,百姓民不聊生,庄子认为当权者“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自己的才能“王公大人不能器之”。现实与才智的巨大差异,庄子的内心苦闷失落,由此,他直抒胸臆,写下了《逍遥游》。

  鹏,在上古神话中的一种瑞兽,《说文》认为:“凤飞,群鸟从以万数,故以为朋党字。”鹏的体形最大,是万鸟之王,具有与凤凰相同的地位,是上古部落的鸟类图腾之一。《逍遥游》里第一次形象地描绘了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意思是说鹏的背有数千里长,翅膀就像遮天蔽日的云一样广大。鹏能“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这就是鹏程万里的出处了。

  庄子善于用寓言阐述自己的思想。在《逍遥游》中,北冥巨鲲,潜游深海,化鹏之后,遨游九天。与鲲鹏相比,蜩和学鸠显得微不足道,两者相差悬殊,而且前者是虚幻的,后者是真实的,文章采用虚实相交的构思,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文中“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可见鹏的力量浑厚刚健,而蜩鸠“抢榆枋而止”,鹏甩了蜩鸠好几条街。蜩鸠对鲲鹏打起嘴炮:“时则不至,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鲲鹏和蜩鸠所处的环境不同,境界自然各异。庄子通过鲲鹏的物化,为后面的人化做好了充足的铺垫。

  接下来,庄子依然采用对比的方式,思路清晰,层层递进,逐步延伸,从而表达了有所持到无所持的至高境界。庄子认为“一官”、“一乡”、“一君”、“一国”不过是安于现状的蜩鸠,宋荣子“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以及列子“御风而行”,堪比纵情海天的鲲鹏。

  

  蜩鸠的生活,无异于坐井观天,始终受到俗世文化的摆布和控制。鲲鹏借助客观条件,蓄势待机,适时而动,实现“怒而飞”。庄子看来尽管鲲鹏能力出色,凭借的是风和水,依然“有所持”的。在现实中,人生就是舞台,个人的表现始终受到舞台的局限,翩翩起舞,无处可逃。

  人的内心只有“无所侍”,才能“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最终实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境界。这种境界是庄子追求的理想状态,体现了儒家“修身”和道家“养心”的高度统一,同时,形成了儒家入世和道家出世的对比反差,表现出庄子“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豪迈气概。

  实际上,《逍遥游》道出了自我、忘我、无我的三种状态。自我是对环境进行评估后,自身进行的角色定位。鲲生活在北冥,“鹏之徙于南冥”,在充分的客观条件下,鲲发挥经年累月的积蓄之力,化作了鹏,从量变到质变,是自我的初现。

  对个人而言,离不开“知”、“行”、“德”,在这些要素作用下,才能“征一国”,这与老子所说的:“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是相互传承和联系的。《逍遥游》中惠子和庄子和对话,借瓠喻人,肯定了人和物之间的联系,强调了自我价值的实现。

  身逢乱世,个人生活没有幸福感,精神没有获得感,不禁产生迷失感,是逆流而上,还是随波逐流呢?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庄子。他认为:“忘亲易,使亲忘我难;使亲忘我易,兼忘天下难。”庄子的忘我状态,是思想逐步升华的过程,与儒家的“平天下”思想相互契合。

  

  庄子不但是思考者,也是实践者。他笔下的宋荣子能够“定乎内外之分”,内是自己的信念和理想,外是外界的环境和条件,宋荣子坚持内在的本真,不受外因的影响,逆流而上,这才是忘我的体现。在宋荣子身上,有庄子的影子,双方都在经受时代的灵魂拷问。

  从有所持到无所持,是超越世俗,凌驾约束,高据自由的无我状态,也是庄子追求的“无己”、“无功”、“无名”的终极逍遥境界。无我不是独立存在的,它以自我为基础,由忘我发展而成的。三者不是矛盾体,而是共同体。

  庄子在《齐物论》中对无我有深入的阐述,他主张:“非彼无我,非我无所取。是亦近矣。”这句话是说没有你,就没有我,没什么我得不到,因为我们离得很近。这句看似情诗的话,其实是庄子对物质和意识的哲学探索。他肯定了物质的第一性,依附于物质的意识是第二性,双方辩证统一,彼此印证,表述了个体意识存在的价值。

  庄子是站在云端的智者,摆脱了时代的束缚,以哲学寓言的形式,感悟人生,布道人间。他的思想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明代才子徐渭评曰:“庄周轻生死,旷达古无比。”现代学者闻一多在《古典新义》中认为:“中国人的文化上永远留着庄子的烙印。”在普通人眼中,一句鹏程万里,足以表达最好的祝愿。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wsbk/2496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