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询九成宫结体三十六法(5—8)

  (05):向背

  【原文】

  字有相向者,有相背者,各有体势,不可差错。相向如“非"、“卯"、“好"、“知"、“和"之类是也。相背如“北"、“兆"、“肥"、“根"之类是也。

  【原意】

  汉字中很多是左右结构的,有的是左右相向(相向,面对面)的,有的是左右相背(背靠背)的。这些字各有各的体势,不可一概而论。相向的如“非"、“卯"、“好"、“知"、“和",相背的如“北"、“兆"、“肥"、“根"。

  【新说】

  向背包括相向和相背两种,虽然左右各有各的姿势,但结构有整体感相互借势相映,不可势不两立,有差错则不协调。相互借势相映一般通过借力来实现,通过力的张弛实现稳定结构。

  

  

  

  

  

  

  


 

  字如人,要相互借势方可有团体之势,否则容易散兵游勇,没有整体感。

  (06):偏侧

  6、偏侧

  【原文】

  字之正者固多,若有偏侧、欹斜,亦当随其字势结体。偏向右者,如“心"、“戈"、“衣"、“几"之类;向左者,如“夕"、“朋"、“乃"、“勿"、“少"、“厷"之类;正如偏者,如“亥"、“女"、“丈"、“父"、“互"、“不"之类。字法所谓偏者正之,正者偏之,又其妙也。《八诀》又谓勿令偏侧,亦是也。

  【原意】

  大部分汉字比较端正,也有不少字比较敧侧,即歪斜。这类的字书写时要顺着起点画的体势,通过点画的布局达到平正,否则就容易失败。这类字通常可以分为三类:偏左、偏右和正偏。偏向右的如“心"、“戈"、“衣"、“几"等;向左偏的如“夕"、“朋"、“乃"、“勿"、“少"、“厷"等;正而带偏的,如“亥"、“女"、“丈"、“父"、“互"、“不"等。

  

  

  

  【新说】

  在欧公笔下,很多端正的字都故意写倾斜了,例如“正”、“固”。倾斜之后又通过笔画的粗细、长短、竖直或趋于水平来找平正,整个字斜中有正,赋予动感,变化产生美。正中求欹多变化,欹中有正是根本。欹正是欧楷的核心,三十六法中的重中之重!

  欧公善于造险,手法多用倾斜。写得倾斜很容易,在倾斜的情况下,能找到整体的平正,则是件不容易的事。有道是:造险容易破险难。如果能造险、又能破险,则得欧的味、欧的美。找平正(即破险)的方式有多种,多通过力学平衡来实现。

  

  

  

  想想你照相的时候是笔直站着,还是来个不怎么正的pos,哪个好看?如果能“倾斜”一点,又能保持平衡,是不是好看一些呢?!

  (08):相让

  【原文】

  字之左右,或多或少,须彼此相让,方为尽善。如"马"旁、"糹"旁、"鸟"旁诸字,须左边平直,然后右边可作字,否则妨碍不便。如"羉[上无四]"字,以中央"言"字上画短,让两"糹"出;如"辦"字,其中近下,让两"辛"出;如"鸥"、"鶠"、"驰"字,两旁俱上狭下阔,亦当相让;如"呜"、"呼"字,"口"在左者,宜近上,"和"、"扣"字,"口"在右者宜近下,使不防碍,然后为佳,此类严也。

  【原意】

  左右结构的汉字,笔画多少不一,书写的视乎应当使左右彼此相让,才能将字写好。如"马"旁、"糹"旁、"鸟"旁,这些处于左半部分的偏旁字应当先写得平正,右半部分才好布置。如果左边的偏旁写得歪斜不正,右半部分就无法下笔了。如"羉[上无四]"字,处于中间的"言"字点下边的第一个横画应当短一点,为两边的"糹"让出空间。如"辦"字,中间的"力"字要靠下一点,给两边的"辛"让出空间。如"鸥"、"鶠"、"驰"字,左右两半部分都是上窄下宽,在布局的时候也应当注意笔画之间的相让。如"呜"、"呼"字,"口"在左边,应当靠上一点。如"和"、"扣"字,"口"在右边,应当靠下一点。这样左右两部分互不妨碍,看上去均衡平稳,类似的字很多。

  【新说】

  相让之意为避让,故又称"避让"。相让与避就很容易混淆,避就多指笔画的变化,而相让多指字的不同部件的变化。

  避让来自儒思想,互相忍让讲风格,互尊互助字健康。就如同两个人相处,如果都是刚性的,那很容易一山不容二虎,纷争不断,而要一柔一刚,则能和谐发展。人在一起就要讲风格,相互协调有利于你我。

  在考虑汉字点画的分布时,避开密的地方,趋向空梳的地方,避开险峻的地方,趋向平易的地方,避开远的地方,趋向近的地方,目的是使点画之间相互相映,彼此均衡得宜。

  除独体字以外,汉字都是由多个部件组成的。这些部件单独写,都有常规的姿态。但是,组合在一起,如果还保持原来的姿态,就会相互拥挤,或者疏密不均匀。怎么办呢?就要改变部件原来的形态或构造,多通过笔画的改变来实现,使得多个部件放在一起,相得益彰。

  


 

  

  


 

  

  


 

  

  


 

  "避险就易"最难理解了!这里的"险"与欧的"险绝"是不同的,过密、过于支棱、导致整个字不平稳、呆板等等不好的现象,都是挺危险的,是要避免的。同样,如果有的笔画远了,就会导致支棱,导致整个字不平稳,也是要避免的。

  

  


 

  

  


 

  


 

  书法就像做人,要有大局观,整体为上,该避让的时候就得谦虚、收敛点,就一就、让一让他人,成全大局,实际上也是成就自己。不可个人英雄主义,为了自己的利益就自私地、使劲地表现自己,那样会破坏整体,大家都捞不着好。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lzff/1996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