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门宴的经过如何?其中都诞生了哪些典故?

  鸿门宴,指前206年(汉元年)十二月在位于故秦都城咸阳郊外的新丰鸿门(今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新丰镇鸿门堡村)举行的,由当时两位楚将刘邦与项羽进行的一次签约宴会。此前楚怀王熊心曾与诸将约定“先入关中者王之”,刘邦因率先进入关中灭秦,欲以秦王子婴为丞相,在关中称王,引发实力强大的项羽的不满,刘邦因自度实力不及项羽,于是将关中的统治权出让给项羽,项羽最终满意,打消了讨伐刘邦的打算,并为后来几个月后分封诸侯创造和平条件。

  此次宴会对楚汉战争及以后中国历史皆发生重要影响,鸿门宴虽然让项羽获利最大,但此后分封将汉中郡分给刘邦,秦三世未能抵抗住刘邦,使得刘邦吞并关中,并为日后楚汉相争埋下伏笔。

  背景

  

  公元前206年,当时为楚国武安侯的刘邦率军攻破武关,进入关中地区。秦王子婴向刘邦投降。刘邦入关后,与秦民约法三章,并派人驻守函谷关,以防项羽楚军进关。

  项羽于钜鹿之战歼灭了秦军主力,向关中进发。当项羽到达函谷关后,刘邦军不准楚军入关,楚将英布等乃以武力破关直入,并推进至戏水之西。

  刘邦闻讯大惧,乃率其部10万人马撤出咸阳,扎营霸上,却未敢迎见项羽。当时项羽军兵力40余万人。

  

  刘邦手下将领左司马曹无伤派人向项羽通报,恶意离间项羽与刘邦,谎称刘邦委任秦王子婴为丞相,据有咸阳城内所有珍宝,准备自立为关中王。项羽得此消息后非常愤怒,准备次日清晨,分四路围攻刘邦。

  项羽的亚父范增分析:刘邦入关前贪财好色,但到了关中后并不曾取夺财物和女人,是野心远大的表现,又加上算命师认为刘邦头上有“天子气”,为了避免将来成为祸害,应该尽早除之。

  刘邦的准备

  项羽的叔父项伯得知范增的计划。由于他早年和张良有交情,张良当时是韩成派来辅佐刘邦的谋臣,因此连夜前往刘邦军营,建议张良速逃亡,但张良决定报告刘邦。

  刘邦对此消息感到非常震惊,并立刻向张良请教对策。由于双方实力悬殊,张良建议刘邦透过项伯的协助,减低项羽的疑心:

  (张) 良曰:料大王士卒足以当项王乎?沛公默然,曰:固不如也,且为之奈何?张良曰:请往谓项伯,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

  白话文翻译如下:“张良问刘邦说道:‘大王,你认为你手下的兵士足以抵挡项羽吗?’刘邦听了后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回答道:‘我的实力当然不如他,但我又能拿他怎样?’于是张良回答道:‘那就请你去跟项伯说“我沛公不敢违背项羽大王的旨意”这样。’”

  刘邦召见项伯,以兄礼对待(项伯比张良年长,故刘邦以对兄长之礼对待项伯),并请求联姻,目的是巴结项伯,请求项伯向项羽求情。项伯回到项羽军中,向项羽表达刘邦的善意,又说项羽杀刘邦乃不义之举,建议项羽亦以礼相待,项羽答允。

  宴会开始

  刘邦第二天率领百多名骑兵会见项羽。双方于鸿门会面。

  刘邦对项羽称,自己得入关中实属侥幸,但有“小人”从中挑拨,使两人之间产生误会。项羽回应道:“是曹无伤(左司马)派人向我说有这种事,否则我也不会来这里”。他随即邀请刘邦参加宴会。

  宴会开始时,项羽和项伯背西面东而坐,范增背北向南而坐,刘邦背南向北坐,张良则背东向西而“侍”。秦汉时候,在饮宴的场合,东向坐是最尊贵的,一般饮宴会让客人坐西向东。项羽却自居尊位,显示他并不把刘邦当作一位平等的宾客看待,毋宁把他看作自己的部属。

  刘邦却不是坐在项羽对面,而是背南面北。在君臣并在的场合,君主面南,臣下面北。刘邦北向坐,是最卑微的臣下位,表明自己有臣服之意,并非与项羽是地位相等的朋友。项羽接受这种坐次安排,也就是接受了刘邦的臣服,不再有杀刘邦之心了。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范增不时向项羽打眼色,举起自己的玉玦(玦,有缺口的玉环)三次,示意项羽下定决心,尽快行动。项羽不发一言,未有理会。范增于是传召项羽堂弟项庄,吩咐他在席上舞剑,乘机刺杀刘邦。项庄进入酒席之中,向项羽请求准许他舞剑为乐,并在项羽同意后立即拔剑起舞。

  项伯亦随即拔剑挥舞,并以身体阻挡项庄,使其无法攻击刘邦。张良立刻离开酒席,并通报在军门外的刘邦部将樊哙。

  樊哙带着剑和盾强行闯入酒席,怒视项羽(“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项羽马上“按剑而跽”(跽,长跪),询问了樊哙的来历后,称赞他为“壮士”,并吩咐从人赏赐樊哙一斗卮的酒(秦汉时一斗相当于现在的二升左右),樊哙一饮而尽。项羽又赏赐一只猪前腿(彘肩),樊哙直接把猪腿放在盾牌上,用剑“切而啖之”。项羽问道:“壮士能复饮乎?”

  樊哙趁机向项羽指出:楚后怀王(熊心)曾下令“先进入关中的人便可做关中王”。刘邦虽然先入关中,但并未立刻自立为王,而是退军等待项羽到来。他认为项羽是有意杀死刘邦,要求项羽打消这个念头:“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天下皆叛之。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而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

  项羽未有回应樊哙,只吩咐他就座。

  刘邦称要上厕所,和樊哙一同离席。不久项羽派陈平召唤刘邦。刘邦认为应该先辞行,樊哙反对,认为现时的情况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能再拖延时间,又说“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结果刘邦和樊哙带同夏侯婴、靳强和纪信等将领一同逃走。逃走前,刘邦吩咐张良把带来的一对白璧送给项羽、一对玉斗送给范增。

  刘邦来时,走渭河南岸的大道,长四十里,逃走时却走芷阳道。芷阳道较狭窄,蜿蜒于骊山北麓,不通马车,却只长二十里。刘邦自己骑马,樊哙等四人则徒步追随护送。

  张良回到席上,献上礼物,并代刘邦向项羽赔罪。项羽收下了璧玉,放在桌上;范增则拔剑撞破了玉斗,并断言刘邦将会夺取项羽的天下:“项羽这小子,根本不能跟他策划事情。以后会夺取项羽大王天下的,必然是这个沛公这家伙。而我们从此以后,都会沦为他的手下败将、被他俘虏。”

  刘邦回到军中后立刻处死了曹无伤。

  范增的预言在数年后应验:项羽和刘邦在随后的四年进行了大规模的战争(史称楚汉战争),最后项羽败北,在乌江自刎而死,刘邦建立汉朝,是为汉高祖。

  后世不少人认为项羽在事件中缺乏当机立断的能力,间接导致范增的计划失败,亦埋下了自己日后败死的伏线。

  “鸿门宴”一词在后世被用作比喻“不怀好意的筵席”。“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以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皆成为名句。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jiemi/2902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