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蔡京的奢侈浪费是宋徽宗“纵容”的结果?

  蔡京的故事大家喜欢吗?今天练字拼写网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

  蔡京的福利制度实行得太过头了,让人啼笑皆非,但是要是说宋徽宗对他是完全纵容的,也是有点冤枉。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来看一段记载,宋徽宗给蔡京下了1道诏书,是这么写的。

  “闻诸县奉行太过,甚者至于设供帐,备酒馔,不无苛扰。”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亲爱的下属蔡京啊,我听说你的福利制度出了点小问题,很多县里边好像有点过头了,给人感觉不像是救济穷人的,倒像是开高档宴会的地方。

  

 

  宋徽宗都这么说了,蔡京有没有做出什么行动呢?他三言两语打发了皇帝,当了耳旁风,并没有做出什么改变,顶多是表面做做样子,继续实行着他的福利制度。

  于是不久之后,又有人跟宋徽宗反映了,打蔡京的报告,宋徽宗就又给蔡京下了一道诏:

  “比年有司观望,殊失本指,至或置蚊帐,酒肉食,祭醮加赠典。日用既广,縻费无艺。少且壮者游惰无图,廪食自若,官弗之察,弊孰甚焉!”

  2年之后,又有一道,“居养、安济、漏泽之法,本以施惠困穷,有司不明先帝之法,奉行失当,如给衣被器用,专雇乳母及女使之类,皆资给过厚,常平所入,殆不能支,天下穷民饱食暖衣,犹有余峙,而使军旅之士廪食不继,或至逋逃四方,非所以为政之道。”

  从宋徽宗说的“少且壮者游惰无图”一句,我们就知道曾经的担心已经实现了,这些游手好闲的青壮年们果然开始懒惰了起来。

  

 

  从上面的记载来看,好像是宋徽宗一直在苦口婆心,而蔡京阳奉阴违,才造成了长年累月的居养院奢侈问题。但是我们回过头来想一想,历来皇帝一字千金,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官员琢磨一天,而宋徽宗大幅连篇地对同一件事连下3道诏书,最后结果都没什么效果!

  这不是荒诞吗?可见宋徽宗真是昏庸无度,抓不住问题的关键,也没有什么惩罚措施,最关键的是,他没有任何一项能够改变这种局面的措施,或者干脆说,他其实也是在“假装”自己有想法而已。

  

 

  从安济坊、居养院和漏泽园诸项社会福利事业执行的情况来看,是采取自上而下的方式来贯彻。因此,诸项事业所展现的是官僚体制的巨大力量,而蔡京非常善于运用这种力量,这和他的其他理财新法颇有类似之处。

  他在茶盐新政中也是屡屡运用这种手段,每年甚至每月进行政绩评比,赏功罚罪,督责州县,地方官员争先恐后,向皇帝奉上“羡余”,使得宋徽宗财源滚滚。在“理财”上,蔡京确实是“能臣”,但是要说他的福利制度如何,为百姓做了多少事,我们只能是付诸一笑。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jiemi/26923.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