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不韦为父报仇逼死仇家,堪称东汉版伍子胥复仇记

  很多人都不了解苏不韦的复仇记,接下来跟着练字拼写网小编一起欣赏。

  春秋时期,伍子胥为了替父兄报仇,忍辱负重十余年,依靠吴国灭楚,并对楚平王“掘墓鞭尸”,上演了一幕骇人听闻的复仇记。

  无独有偶,东汉有位叫苏不韦的17岁少年,为了替父亲报仇,追杀仇家十余年,仇家被吓得吐血而死。苏不韦复仇的手段,与伍子胥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不韦出身于东汉豪门士族,他是汉武帝时期,对匈战争的名将苏建的十一世孙。苏不韦的父亲叫苏谦,时任右扶风督邮。督邮即太守的监察助理,苏谦任职期间,捅了一个马蜂窝——美阳县令李暠。

  这位李暠官职不高后台硬,他抱住了中常侍具瑗的大腿,在当地贪暴害民,无人敢管。苏谦却不给具瑗面子,将李暠一伙人绳之以法,李暠本人被罢官并罚入左校为苦役。

  数年后,苏谦官至金城太守,不知什么原因,又被免职归乡。汉代有一个奇怪的法令,被免职的郡守县令,如果没有皇帝的诏令,不得进京。不清楚苏谦遇上了什么紧急情况,居然偷摸跑到洛阳,又很不巧地被司隶校尉发现了。

  冤家路窄,此时的司隶校尉正是咸鱼翻身的李暠!

  李暠逮着把柄,将苏谦抓捕入狱,他公报私仇,居然将苏谦拷打致死。李暠还觉得不解恨,又下令对苏谦的尸体继续用刑凌辱。

  李暠心底阴险,小人得志之下,忘了两个字——报应!

  

 

  苏谦冤死的时候,碰巧苏不韦也在洛阳。那年苏不韦17岁,应朝廷征召,正等待考核入仕。得到父亲惨死的消息,苏不韦二话不说,扶棺归乡。

  回到家乡后,苏不韦做出了一个令人诧异的决定——不举办葬礼直接将父亲埋了。丧葬之礼是古代最重要的礼法,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尤其是士族阶级,不举办葬礼等于被剔除了社会身份及家族身份。

  苏不韦想干什么?他要复仇,要拿仇人的脑袋,给父亲的葬礼献祭。

  苏不韦喊出的口号就是:“伍子胥独何人也!”世上不会仅仅只有一个伍子胥,我苏不韦来了,李暠,你颤抖吧!

  苏不韦先将他的母亲,悄悄藏于武都山中,自己则隐姓埋名,变卖家产,招募了一帮剑客。他带领着群剑客,埋伏在李暠经常出入的要道,实施截杀。

  该着李暠命大,苏不韦居然很长时间不能得手。再一打听,原来这家伙又升官了,当上了大司农,位居九卿。李暠职位变了,活动轨迹也变了,苏不韦原有的伏击计划落空了。

  

 

  苏不韦只好重新拟定计划,他暗中观察,又发现了一个机会。大司农府北墙,正好靠着存放紫草的仓库,因为存放的物质不重要,所以守备很空虚。苏不韦和他的族兄弟几人,趁着夜色,悄然潜入仓库挖地道,一个多月后,地道直达李暠的寝室。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苏不韦从李暠的床下遽然出现,把李暠的小妾和小儿子吓得缩作一团。苏不韦也有点蒙,怎么不见李暠呢?刚才分明听到他的声音。

  李暠命真大,竟然因为内急上厕所,没在房中。可是吵闹声已经惊动侍卫,不可能再守株待兔了,苏不韦挥刀杀了李暠的小妾和儿子,潜入地道逃跑了。临走前,苏不韦给李暠留了一封信,明确告知自己的身份。

  两次躲过暗杀,李暠这才知道自己惹上烦了,他如同惊弓之鸟,昼夜不宁。惊惧的李暠,将家中地面全部铺上木板,又在上面铺上厚厚一层荆棘,估计苏不韦没抓到,李家人都被扎成刺猬了。

  这还不算,李暠被迫学会了“躲猫猫”,“一夕九迁”,这个房间睡一个小时,那个房间眯十分钟,搞得府上的人都不知道李暠此刻在哪里。每次外出,身边壮士簇拥,鲜甲亮戟包围。

  就在李暠高度紧张之际,苏不韦再次出手。不过,他剑走偏锋,快马驰骋跑到了李暠的老家魏郡。到达魏郡后,苏不韦直奔李暠的家族墓,掘开李暠的父亲李阜之墓,割下人头,又回到右扶风,以李阜的头祭奠了苏谦。

  祭奠完毕,他在人头上标记上“李暠父头”字样,把它扔到集市上。很快李阜的头到了李暠的手上,恐惧、愤怒、后悔,李暠五味杂陈。可是他又不敢把事情挑明,都怪自己当初作恶多端,如今只能吃哑巴亏。

  于是李暠默不作声,给皇帝打了一份辞职报告,带着父亲的头回到魏郡,将它悄然埋回墓中。

  接下来束手就擒吗?李暠显然不愿意,他展开自救,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四处搜捕苏不韦。而苏不韦如同蒸发了似的,李暠费劲心力,竟然得不到他的一丝信息。人不怕人,因为可以面对面;人怕的是“鬼”,因为“鬼”你永远看不到,此刻苏不韦对李暠来说就是可怕的鬼。

  被苏不韦几番惊吓折腾,李暠心力憔悴。人的精神,在长期高度紧张状态下,最大的愿望就是跟“恶魔”了结,哪怕输得精光。可是一连几年,苏不韦依然不见踪影,而李暠却在重压之下倒了,他突然暴病,吐血而亡。

  李暠一死,苏不韦现身了。赶上大赦之年,苏不韦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人们视线中,他回到家乡,风风光光地为父亲补办了葬礼。

  苏不韦招摇过市,世人对他毁誉参半。有人认为,苏不韦以一人之力,数十年对抗位高权重的李暠,比伍子胥依靠一国之力复仇还要牛叉N倍。这种不屈不挠的复仇精神,值得赞赏。

  也有人认为,苏不韦掘人坟墓,移罪枯骨,实在有违道义,复仇之火烧过了头。就像当年伍子胥掘墓鞭尸,司马迁称之为“怨毒”,苏不韦在得到称赞的同时,也饱受责难,甚至有人预言,苏不韦也会遭到报应。

  果然,多年后苏不韦卷入了政治斗争。李暠生前有个好友叫段熲,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想征辟苏不韦为下属。苏不韦有个好友叫张奂,张奂又与段熲是死对头。这个复杂的关系,让苏不韦心生忌讳,因此断然拒绝了段熲的征辟。

  段熲勃然大怒,决定对苏不韦下死手。他三管齐下,一面翻旧账,追究当初苏不韦追杀李暠的罪;另一面安排亲信状告苏不韦强夺他人财产;同时又安排杀手捕杀苏不韦。

  

 

  苏不韦最终没能逃过段熲的魔障,他以及全家六十余口人,全部被杀害。当然,段熲也没好下场,几年后,他又被宦官阳球诛杀。

  一场历时几十年的豪门恩怨,以连环杀的悲剧落幕,当时的人们,以“报应”二字,概括了这场纠葛。可是忍不住问一句:汉帝国高层官员们,哪来的胆量,频频出现公报私仇?又哪来的实力,可以无视法律行凶作恶?

  其实都是东汉末年的政治格局使然,豪门士族集团就是东汉帝国的政治基础,像苏不韦、李暠、段熲等人,都是豪门士族阶级,他们在政治上拥有特权,家族势力非常雄厚。

  这些豪门士族,又与帝国轮流坐庄的外戚势力、宦官势力勾结,形成错综复杂的政治利益纠葛。说白了,他们之所以敢突破法律界限,公然杀戮,是因为有政治势力撑腰,他们就是上层政治斗争的延续而已。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jiemi/2488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