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表是如何在极短时间内,将荆州牢牢抓在手中的?

  说到刘表,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下面练字拼写网小编为各位介绍一下此人的历史事迹。

  《三国演义》中徒有虚表的刘表,早年也曾经有过短暂的辉煌。他匹马入荆州,在人地生疏,豪强林立的他乡,居然站住了脚跟。这个经历,颇似当年的光武帝刘秀。

  事实上,刘表对东汉末年的政治格局影响很大,没有他就不可能有后来三足鼎立的局面。因此,刘表这位过渡性人物,很值得人们关注和研究。

  刘表赴任荆州之初,这地方乱象丛生。刘表凭借出色的政治智慧,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荆州牢牢抓在手中。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呢?从这场治乱中,我们又能洞悉哪些让人惊叹的幕后真相呢?

  荆州乱局

  汉献帝初平元年,时任长沙太守孙坚,与顶头上司荆州刺史王睿发生激烈冲突,孙坚凭借武力,逼王睿吞金自杀。

  孙坚逼死王睿后,又杀了南阳太守张咨,与流亡到南阳郡鲁阳县的袁术联合,奔赴洛阳,征讨董卓去了。

  

 

  掌握汉帝国最高权力的董卓,为了拉拢天下士族阶级的心,他下令为两次“党锢之祸”遭受迫害的士人解禁。刘表就是“党锢之祸”中的太学生领袖之一,他被董卓举荐为新任荆州刺史。

  刘表是西汉宗室后裔,汉景帝之子鲁恭王刘余之后。不过中间隔了一个东汉,他这位宗室仅剩下一个士族子弟的身份了。刘表世居山阳郡,此刻远赴荆州,两眼一抹黑。

  更让人胆寒的是,荆州此刻已经成了东汉帝国的“化外之地”,各地豪强林立,有的干脆杀了当地长官,夺了官印自己坐堂。

  荆州最北边的南阳郡,太守被孙坚杀害,地盘被他送给了袁术。孙坚离开长沙后,当地豪强苏代,强占了官府,自立为太守。有个叫“贝羽”的,占领华容县,自封县令。《后汉书》和《三国志》,用了四个字形容荆州的现状——宗贼大盛。

  所谓“宗贼”,就是以家族势力为根基的贼,他们的目的不是打家劫舍,而是掌控地方政权,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豪强士族集团”。

  也就是说,荆州当时已经演变成,由若干豪强势力控制的割据状态,是“州中独立王国”、“郡中独立王国”。

  刘表这个外乡人,手上掐着朝廷的委任状,居然无法上任。很有可能,他在赴任的途中,就被这些豪强势力干掉。

  年仅五旬的刘表,一点不“徒有虚表”,他拿出了惊人的勇气,乔装化名,单人匹马,一路潜行,突然出现在襄阳附近的宜城,奇迹般地上任了。

  上任只是第一步,让官印发挥效用,他才是真正的荆州主人,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刘表治乱

  其实刘表治乱的手段很简单,就四个字——以“贼”制贼!

  刘表上任不久,就召见了三位名人:蒯良、蒯越和蔡瑁。这段故事史书有记载,建议你先不要读,容易被误导,我用很简单的说法让您一眼洞悉本质:

  “这仨人都是荆州豪门士族集团成员,刘表找他们求计问策是幌子,其实就想告诉他们一句话,我刘表治下的荆州,你们的家族将是利益核心成员,签约不?”

  这就是刘表的聪明之处,他一眼看清了荆州乱局的根——豪强势力太大,自己根本不是对手。但有一点,“占郡(县)为王”的豪强们只是少部分势力,还有一大批看着流口水,虎视眈眈等着上位的豪强,比如蒯氏、蔡氏。刘表只要拉拢他们,笃定让他们替他打头阵,干掉山大王们。

  所以,抛开文绉绉的说法,刘表的这一招就叫“以贼治贼”,都是豪强,只不过刘表要建立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贼窝”。获得身份认可的“宗贼”就不是贼了,就是豪门士族了,体面呐,谁不愿意干?

  那一次会谈后,蒯氏和蔡氏迅速行动,光蒯越一人,就干掉了五十五个“宗贼”。蒯越又与庞季合作,说服占据襄阳的张虎、陈生,让出荆州治所,从此刘表才正大光明地到襄阳办公。

  有人会问,蒯越、蒯良和蔡瑁怎么这么牛?他们怎么就把那些拥有武装的“宗贼”干掉了?

  原因有两个。

  其一,你以为蒯氏和蔡氏就是小绵羊?前面说过,本质上他们也是“宗贼”,他们的家族也有武装,只不过没有搞割据,或者没闹得那么出格而已。要论实力,蒯氏和蔡氏家族的实力,远远不是苏代、贝羽这些无名家族能比的。

  

 

  其二,刘表拉拢蒯氏和蔡氏,看中的不仅仅是这两大家族,而是这两大家族背后的庞大势力。我说一组荆州各大家族的姻缘关系,估计你会瞠目结舌:

  蔡瑁的姑姑嫁给了当朝太尉张温;

  蔡瑁的大姐嫁给了黄承彦,黄承彦即诸葛亮的岳父;

  蔡瑁的二姐嫁给了刘表,这是刘表本地化的重要棋子;

  蒯越有位族兄弟叫蒯祺,他就是诸葛亮的大姐夫;

  诸葛亮还有个二姐夫叫庞山民,胖山民就是名闻遐迩的庞德公之子;

  庞德公还有两个侄子,一个叫庞统(耳熟不),还有一个就是与蒯越一起收复襄阳的庞季;

  庞德公作为荆州士族阶级的核心人物,他周边还围绕着一批名士,比如(水镜先生)司马徽、崔州平、徐庶。这些名士周边,又有一大批士族子弟追随。

  这还仅是当时最有名望的士族阶级之间婚姻关系,如果将家族谱系全部罗列出来,我敢肯定,荆州豪门士族集团,就是一个大家庭!

  请问,在荆州还有什么他们做不到的事?当年光武帝刘秀,就是用这种办法,为自己谋得了龙椅,刘表偷师刘秀而已。

  

 

  洞悉荆州

  荆州就是东汉天下的一面镜子,荆州如此,全国都是如此,它照见了东汉帝国的兴盛,也照见了东汉帝国的没落。

  由于豪门家族掌握了政权,察举制成了他们内部的游戏,读书人要想出仕,除非你在这些利益集团范围内,否则你只能做他们的附庸。由此,豪门集团控制下的察举,举出来的“饼才”越来越多,而那些有真学问的寒门仕子,则永远被压制在底层。

  刘表依靠豪门士族集团的势力,迅速坐稳了荆州一方土地神之位,可是豪门士族对政治的破坏力,始终无法得以解决。为了自己的地位,刘表只能迁就他们的利益,继续沿着东汉帝国没落的轨迹滑落。

  这就是刘表在荆州一事无成的根源。

  相反,非豪门集团的出身的曹操、刘备、孙权,却破茧而出,他们治下的“三国”,对旧的豪门集团采取了打压、分化和拉拢,割除了汉末的一些政治腐肉,这就是他们能成功的原因。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jiemi/2479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