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古诗四句简单-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秦观《八六子·倚危亭》

中秋节古诗四句简单-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秦观《八六子·倚危亭》

夜月一帘幽梦,东风十里柔情。出自宋代秦观的《八六子·倚危亭》【原文】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无故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东风十里柔情。怎奈向、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

中秋节古诗四句简单-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秦观《八六子·倚危亭》

绡香减,何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

秦观
【译文及注释】译文我独自依赖在高高的亭子上,那怨情就像春草,方才被清算,不知不觉又已长出来。一想到在柳树外骑马别离的场景,一想到水边与那位红袖佳人别离的景象,我就伤感不已。佳人,上天为何赐你云云瑰丽?让我深深投入无力自拔?昔时在夜月里,我们配合醉入一帘幽梦,温柔的东风吹拂着你我。真是无可怎样,往日的欢喜都陪同着流水远去,绿纱巾上的香味逐渐淡去,再也听不到你那动听的琴声。如今已到了暮春时令,片片残红在夜色中飞扬,点点细雨下着下着又晴了,雾气一片迷迷蒙蒙。我的愁思正浓,突然又传来黄鹂的啼啼声,一声一声。注释八六子:杜牧始创此调,又名《感黄鹂》。恨如芳草:李煜《清平乐》:离恨恰如芳草,更行更远还生。”刬(chǎn):同“铲”。青骢(cōng):毛色青白相间的马。袂(mèi)红:红袖,指女子,恋人。娉(pīng)婷:仙颜,指佳丽。“东风”句:杜牧《赠别》诗:“东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怎奈向:即怎奈、若何。宋人方言,“向”字为语尾助词。销凝:消魂凝恨。黄鹂:又名黄莺。【赏析】  这是秦观写于元丰三年(1080)的一首怀人之作,其时秦观三十二岁,孔子有云:“三十而立。”而他此时还未能登得进士第,更未能谋得一官半职。在这种处境下,忆想起以往与佳人欢娱的优美韶光,瞻望着此后的旅程,使他不能不感怀出身而有所慨叹。从艺术上看,整首词缱绻悱恻,柔婉蕴藉,融情于景,抒发了对某位佳人的深深回想,光鲜地表现了秦观婉约词情韵兼胜的气势派头特性。 “八六子&rdquo18、古诗语言鉴赏问题,需要夸大的是:一、鉴赏的角度远不止这三个方面,二、各个角度每每交织在一路,鉴赏时必然要综合思量,切不行胶柱鼓瑟!;是词牌,始见于《尊前集》中所收的杜牧之作。分上下两片,上片三处平韵,下片五处平韵,共八十八字。凡是以秦观的此作为定格。  此词写作者与他曾经爱恋的一位女乐之间的拜别相思之情。全词由情切入,突兀而起,其间绘景叙事,或回溯别前之欢,或追忆离后之苦,或叹息实际之悲,婉转曲折,道经心中一个“恨”字。  宋神宗元丰年间,秦观在扬州不测地赶上一位多情的女子。一帘幽梦,十里柔情,时时萦绕在他的心头

中秋节古诗四句简单-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秦观《八六子·倚危亭》

。归来途中,独倚危亭,转头一望,芳草连天,恰似无边的离恨。以芳草喻愁,是诗词常用的伎俩,这里秦观却用“划尽还生”四字把它强化到顶点,因此前人称之为“神来之笔”。情人别离了。往日的欢娱,酿成了流水;断了的琴弦,何时能续上?面临片片飞花、蒙蒙残雨,他险些失魂崎岖潦倒。正那么,小学孩子的古诗词课能不能上成文学史呢?讲作家生平、社会配景,讲文学史的流变。我以为可以讲,可是要依据讲义稍作延展,不要过于超出孩子的认知规模,也不要讲成故事会。如许孩子只是故事听得热闹,可是“语文能力”晋升有限。在此时,恼人的古诗人贾岛曾关于“推”“敲”二字,问诗于韩愈,末了终有了,“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的旷古佳句。由此可见,中国古代诗词文化精髓,凝练于简朴的字里行间,并饱含创作者的豪情。黄鹂又在耳边叫了起来。打起黄鹂儿,莫教枝上啼。他的心真是烦极了!  起首,秦观词最大的特色是“专主情致”。抒怀性原本就是词长于诗的特点,秦观则将词的这一拿手加以光大,在这首词中表现得十分明明。词的上片临亭远眺,回忆与佳人分手,以情直入,点出词眼在于一个“恨”字。以“芳草”隐喻离恨,又是面前的景物。忆及“柳外”“水边”分手之时词人以“怆然暗惊”抒发感觉,落到实际,无穷凄楚。而词的下片则设情境写“恨”。用“怎奈&rd中国古诗词有着很是丰盛的文化秘闻,如若走马观花很难领会其深意,”国翻“张璐之以是可以被公共歌颂,除了归功于平时的积聚,更紧张的是相识国度带领人措辞的语境,想要转达的精力。quo;、“何堪”、“黄鹂又啼数声”等词句进一步把与佳人分手之后的离愁别绪与仕途不顺,有才得不到发挥的出身之“恨”,融于一处,并使之详细化、形象化,到达融情于景、情景融会的境界。  其次,这首词的意境含蓄蕴藉,情致悠长,耐人寻味。秦观擅长通过凄迷、昏黄的意境来转达本身伤感、迷惘的意绪。在这首词中,上片以“萋萋刬尽还生”的芳草写离恨,使人感应词人的拜别之恨就象原上之草,东风吹又生,生生不灭。为何云云呢?词的下片创设了三个情境告诉我们其中之由:“夜月一帘幽梦,东风十里柔情”的欢娱都随流水而去,“素弦声断,翠绡香减”,词人对好景不长、拜别在即的无奈溢于言表,此其一;其二是拜别之时情境的渲染,“片片飞花弄晚;濛濛残雨笼晴”,词人以凄迷之景寓怅惘、伤感之情,意蕴十分富厚,是极妙的景语。其三,末端二句,以景结情,急转直下,声情并茂,“销凝之时,黄鹂又啼数声”,一“又”字,既与起笔“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遥相呼应,又再次突出了前面所述的二种情境,真可谓意蕴境中,韵逸言外,凄楚伤感之思安闲个中,会意的读者一看即知。秦观就是如许擅长用画面措辞,举重若轻,寄凝重之思于轻灵的笔触之中,如游龙飞空,似东风拂柳。  下片“无故”三句,再进一步追忆其时欢聚之乐。“无故”是不知何以之意,言老天好没理由,赐予她一份娉婷之姿,致使作者为之神魂颠倒。“夜月”二句叙写欢聚环境,借用杜牧诗句“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东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知。”《赠别》蕴藉出之无浅露之病。“怎奈向”三句(“怎奈向”义同“怎样”)叹惜昙花一现,倏又离散。“素弦声断,翠绡香减”,仍是用形象写分别,有幽美凄清之致。“何堪”二句,忽又写面前景物,以景融情。  “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是凄迷之景,怀人的深切烦闷中,观此景更增难过,故用“何堪”二字领起。末端“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又是融情入景,有悠然不尽之意。洪迈《容斋四笔》卷十三云:“秦少游《八六子》词云:‘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语句清峭,为名士推激。予家旧有建本《兰畹曲集》,载杜牧之一词,但记其末句云:‘正断魂,梧桐又移翠阴。’秦公盖效之,似差不及也。”洪迈指出秦观词此二句是从杜牧词中脱化出来。  此词语言上好用对句,如“柳外水边”、“夜月东风”、“素琴翠绡”、“飞花残雨”皆是,尤以“夜月”和“飞花”两联为佳,不仅语言工丽,并且各具意境。全词情景融会,景语情语难分,可谓动人至深,独具匠心。  末了,这首词的语言清爽天然,情辞相当,精工而无斧凿之痕。前人曾如许谈论:“子瞻辞胜乎情,耆卿情胜乎辞,辞情相当者,惟少游罢了。”秦观的词能有云云高明的语言成绩:一方面,他工于炼字。这首词中“飞花弄晚,残雨笼晴”这二句是互文的,意思是飞花残雨在逗弄晚晴。这里的一“弄”一“笼”,既音韵调和,又能使人发生无穷的想象,细细咀嚼,会感应十分贴切活泼。另一方面,因为秦观长于化用昔人诗句入词,使之为己所用,越发富于体现力,到达后来居上而胜于蓝的效果。“倚危亭”三句周济称为“神来之笔”,实则从李后主《清平乐》词“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脱化而来;“夜月一帘幽梦,东风十里柔情”则暗用杜牧的“东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洪迈《容斋随笔》认为词的末端两句是仿照杜牧统一词牌的末端“正消魂,梧桐又有移翠阴”,岂论仿照是否属实,秦观这两句的妙处远赛过杜牧的此句却古诗词是中华传统文明的宝物,从小教初步,我们便经常教会女童背唐诗宋词,“离离本上草,一岁一隆替”、“床前明月光,疑是天上霜”那些古诗小教死耳生能祥。是不争的事实。可见,秦观担当前人语言是有缔造性的,惟有缔造方能显其生命力。  “多情自古伤拜别&rdqu

中秋节古诗四句简单-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秦观《八六子·倚危亭》

o;,接天的芳草是铲不完、除不尽的离恨,恨的是那一帘幽梦早已随风飘散,那一段柔情早已成东流逝水,写词的人也早已阔别我们,可是,他那柔婉蕴藉、情韵兼胜的词风,以及以此写成的名篇佳句则长留人世,永远使我们回味。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zqjgssjjd-yyylymcfslrqqgblzywt.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