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化度寺作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鹧鸪天化度寺作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鹧鸪天·化度寺作

  宋代:吴文英

  池上红衣伴倚阑,栖鸦常带夕阳还。殷云度雨疏桐落,明月生凉宝扇闲。

  乡梦窄,水天宽。小窗愁黛淡秋山。吴鸿好为传归信,杨柳阊门屋数间。

  译文

  水池上的朵朵红莲,陪伴我独倚栏杆。在附近栖息的乌鸦,都带着夕阳飞还。刚刚过去一阵阴云急雨,萧疏的梧桐又飘落几个叶片。明月已露出秋天的凉意,用来驱暑的宝扇开始置闲。

  归乡的梦境总是短得可怜,碧水蓝天却宽阔无边,我凭倚小窗极目远眺,均匀处淡淡的秋山,也如同美人皱眉含着幽怨。飞往吴地的大雁啊,请你给我传达一下思归的心愿。阊门外杨柳荫下的几间小屋,惹得我梦绕魂牵,每时每刻都在思念。

  注释

  鹧鸪天:词牌名。据唐人诗句春游鸡鹿塞,家在鹧鸪天而取名。又名《思佳客》、《思越人》,贺铸词因有梧桐半死清霜后句,称《半死桐》。平韵,五十五字。上片七言四句,相当于一首七绝。下片换头两个三字句,如改为七言仄脚句,也是一首七绝。可见此调由一首七律演变而成。上片两个七字句,和换头两个三字句,前人用对偶的较多。

  化度寺:化度寺在杭州西部江涨桥附近。《杭州府志》:化度寺在仁和县北江涨桥,原名水云,宋治平二年改。

  红衣:莲花。

  倚阑:凭靠在栏杆上。

  殷云:浓云。

  闲:闲置。

  乡梦窄:思乡的梦太短。

  愁黛:愁眉。

  吴鸿:指苏州一带飞来的大雁。

  阊(chāng)门:苏州西门。这里指作者姬妾所居之处。

  创作背景

  这是一首思乡悲秋感怀之词。词人寓居杭州西部江涨桥附近的化度寺时,见秋景变化而心生感触,思念远在苏州的家人,因此写下这一首词,抒发了怅惘之情,被思念之人当为他的苏州姬妾。

  鉴赏

  这首词是吴文英又一首思念离人之作。红衣写眼前景物,兼指离人之衣;引起无限思念。殷云、明月对仗句写景清新明快,更蕴秋愁别意。下阕两层,一层写梦见恋人愁客;二层托梦吴鸿捎去消息。吴鸿好为传归信,其实是说消息再也不能送达,佳人早已故去。

  上片,池上红衣伴倚栏,栖鸦常带夕阳还。写作者在池边独倚栏干,作伴的只有像穿着红衣少女的莲花;在栏干边一直消磨到黄昏,看到的也只有背上带着夕阳馀晖的归鸦回来栖宿。这在化度寺午后到傍晚所见的景致,象两幅画,表达的是孤寂之情。殷云度雨疏桐落,明月生凉宝扇闲。浓云出现时,雨脚倾斜稀疏的桐叶继续飞落,有点萧索气象;但雨后气温降低,天色更清,明月出现在上空,凉气随之而生,宝扇可以不用,而又美得可受,凉得可爱。度字、疏字写秋雨与梧桐的形态,很妥贴:生字把凉归功于月,使月色倍觉宜人;这写寺中夜晚下雨与月明时情景的两句,又象两幅画。上两句不用对偶,这两句用对偶,笔调皆疏淡幽雅,引人入胜。

  化度寺临近水边,当时自杭州至苏州,大多是走水路。这样又为过渡到下片乡梦窄,水天宽埋下了伏笔。窄字写梦,也是文英匠心独运、喜欢运用的字。窄表短促,与水天宽对照,以见天长、水远而梦短的惆怅之情。心情全在感事感物的宽、窄中透露。小窗愁黛淡秋山,写倚窗看到的远山景致。这既是一幅画,也表惆怅之情。山是秋山,所以黛色浅淡;山本无愁但从愁人眼中看去,似乎其浅淡的暗绿色也带上了愁态。正是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远山似眉,由景又联想到思念的人。这一句又暗用卓文君眉际若望远山的典故,由写景过渡到怀人。吴鸿好为传归讯,看到天上鸿雁,多么盼望它是从作者长久居住并且当作家乡的吴地飞来的啊;离家已久,怀人情切,因而盼望它能代传归讯。这简直就是直接的呼告之辞,而实际上只是心中的盘算而已。归讯传到哪里呢?杨柳阊门屋数间,是苏州城西阊门外,秋柳萧疏、几间平屋的地方。环境虽极平凡,却富有高雅的画意,这便是作者感情眷念之所在,更像一幅出自名家高手的水墨画,寥寥数笔,寓情于景,若用司空图《诗品》中的话来形容,不是近于绿林野屋,落日气清,或玉壶买春,赏雨茅屋,而是近于化境的神出古异,淡不可收了。

  这首词的写作地点在化度寺,景物描写则兼及苏州;写作季节在初秋,时间则既有黄昏和夜晚,也有白天。全词以写景为主,时事情都在六幅秀淡雅致的景物画中表达出来。时间不限一日,画面亦分属两地,最后一幅画笔最淡,但却最传神,因而也适合了更深远的情味。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87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