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啼序荷和赵修全韵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莺啼序荷和赵修全韵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莺啼序·荷和赵修全韵

  宋代:吴文英

  横塘棹穿艳锦,引鸳鸯弄水。断霞晚、笑折花归,绀纱低护灯蕊。润玉瘦、冰轻倦浴,斜拕凤股盘云坠。听银床声细。梧桐渐搅凉思。

  窗隙流光,冉冉迅羽,诉空梁燕子。误惊起、风竹敲门,故人还又不至。记琅玕、新诗细掐,早陈迹、香痕纤指。怕因循,罗扇恩疏,又生秋意。

  西湖旧日,画舸频移,叹几萦梦寐。霞佩冷,叠澜不定,麝霭飞雨,乍湿鲛绡,暗盛红泪。綀单夜共,波心宿处,琼箫吹月霓裳舞,向明朝、未觉花容悴。嫣香易落,回头澹碧锁烟,镜空画罗屏里。

  残蝉度曲,唱彻西园,也感红怨翠。念省惯、吴宫幽憩。暗柳追凉,晓岸参斜,露零沤起。丝萦寸藕,留连欢事。桃笙平展湘浪影,有昭华、秾李冰相倚。如今鬓点凄霜,半箧秋词,恨盈蠹纸。

  译文

  昔日住在横塘,与心爱的人日日泛舟湖上,穿梭在艳锦一般的荷花丛中,相偎看鸳鸯戏水。直到晚霞升起暮色将至,才恋恋不舍与美人折一枝荷花相携归去。夜色渐浓,纱罩中透露出的柔和烛光朦胧了卧室,美人出浴后肤若凝脂发髻斜坠,干娇百媚。两人卧听井栏边的梧桐随风坠落的细语微声,仿佛感到了秋天来临的丝丝凉意。

  时间飞逝,流光容易把人抛。燕子再度飞回,却是人去梁空巢已倾。他在旧屋中猛地听到了敲门声,以为是美人归来,便起身推门迎接,才发现是风吹翠竹拍打在了门上,故人并未回来。遥想当年佳人坐倚窗前用纤纤玉指在竹竿上刻写新诗,那些残留的痕迹如今已是陈旧不堪。当初总怕韶华易逝,有朝一日情意断绝,却不料一语成谶。

  后来在西湖与另一位佳人共度的日子,也时常魂牵梦萦惹人空叹。彼时两人亦常常泛舟湖上,看醉人景色,享人间乐事。潮起潮落,烟雨流云,季节变换,不时惹得佳人泪湿巾帕,更显楚楚动人。天黑后两人依旧厮守在船上,共宿水波深处,佳人在月下为悦己者翩翩起舞,即使缱绻到天色明亮,依旧容光焕发没有一丝困乏倦意。花开注定会谢,当时的情深意长和海誓山盟终究烟消云散,再回头不过又一段镜花水月的露水情缘罢了。

  庭院中的秋蝉声阵阵入耳,恍然想起往日西园幽会时的蝉鸣,仿若为他们的谈情说爱伴奏唱曲。又忆起在吴宫的垂柳岸边与情人缠绵幽憩,从天黑到天明,夜夜欢好。那时有美丽妖娆的歌妓陪伴身边,与她沉醉在男欢女爱中,翻云覆雨,是何其逍遥快乐;如今两鬓已如霜染,每每念及往事,抑郁难当,遂写下一首又一首悲凉的诗词,愤恨充满了那一页页的旧纸笺。挚爱过的女子们皆未能相守相伴,一个个出现在他的生命里,然后又离去,再也不见,只留他独自挥笔抒愤,缅怀往事。

  注释

  莺啼序:词牌名,又名丰乐楼。共四片二百四十字,第一片八句五仄韵,第二片十三句四仄韵,第三片十五句四仄韵,第四片十五句五仄韵。

  赵修全:生平事迹不详。

  横塘:地名。在今江苏苏州西南。

  绀(gàn)纱:天青色的灯纱罩。

  斜拕(tuō)凤股盘云坠:形容美人浴后凤钗斜抡,发髻如盘云,摇石摇欲坠之貌。拕:同拖,牵引;盘云:发髻如盘云。

  银床:井床。

  冉冉迅羽:时光流逝如疾驰而过的飞鸟。

  琅(láng)玕(gān):美竹别名。

  新诗细掐:刻新诗于竹竿上。

  罗扇恩疏:即秋扇被摒弃。

  画舸(gě):游船。

  叠澜(lán)不定:雨打在湖面、荷叶上,水、叶摇漾。

  麝(shè)霭(ǎi):细雨荷塘的霭霭香雾。

  鲛(jiāo)绡(xiāo):丝绸手帕。

  红泪:悲伤的眼泪。见晋王嘉《拾遗记》载,曹丕宠美女薛灵芸。薛别父母,以玉唾壶承泪,壶则红色。既发常山,及至京师,壶中泪凝虫口血。

  綀(shū)单:用绿葛制成的被单。

  霓(ní)裳舞:霓裳羽衣曲,舞曲名。词中指荷花随风摇曳,若翩翩起舞。

  悴(cuì):憔悴。

  嫣香:指花娇艳芳香。

  镜空:镜中花之意。

  参(shēn)斜:参星西斜,天将晓。

  露零:降落的露珠。

  沤(ōu)起:浮起的水泡。露、沤皆转瞬即逝,亦以喻人生短促。

  桃笙(shēng):用桃竹织成的凉席。

  昭(zhāo)华:古乐器,俗名玉管。

  秾(nóng)李:指繁盛的李花,亦代指艳妆女子。

  箧(qiè):长方形藏物竹器,大为箱,小为箧。

  蠹(dù)纸:被蠹虫蚀过的纸或诗笺。

  创作背景

  吴文英是当时有名的词人,许多歌妓都在歌筵舞席前求他即席赋词,使得他们之间发生恋情。但由于封建礼教的压力和封建制度的限制,因而不可避免地在成为了悲剧。这首词作于晚年,词人借咏荷抒写他一生的恋爱悲剧。

  赏析

  《莺啼序·荷和赵修全韵》为忆姬之词,与清真之实惜别而题咏柳者同意。这首词忽起忽伏,声情激越,是变徵声。全词共分四片。

  第一片将出水芙蓉的美艳与抒情对象巧妙地结合起来,生动细致地刻画了所恋女性的优美形象。词人曾在横塘寓居,这里以倒叙方法,叙写当年的一个片断。他们在湖中乘舟穿过荷丛,观赏、戏弄着湖里的鸳鸯。她在晚霞中笑折花归,润玉瘦、冰轻倦浴,斜拕凤股盘云坠。形象地刻画出有似出水芙蓉的女性形态之美。听银床声细。梧桐渐搅凉思。桐叶飘坠的微细声响引起了词人心中秋凉将至的感觉。

  第二片写词人所处的现实环境。时光飞逝,往事已隔多年。燕子归来,旧巢不存,心爱的人已经离去。风吹竹响,引起词人的错觉,以为是故人敲门,但很快便意识到,故人再也不会象以往一样叩门而入了。误惊起、风竹敲门,故人还又不至。借用李益《竹窗闻风寄苗发司空曙》诗句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因竹而思及故人,因故人又想起与竹有关的另一件事情:记琅玕、新诗细掐,早陈迹、香痕纤指。睹物思人,旧情不堪追记。罗扇恩疏是她当时的怨语,现在竟成事实,特别感到后悔和自责。由此又引起对于往事的种种回忆。

  第三片写旧日。西湖旧日,画舸频移,叹几萦梦寐。三句由西园移到西湖。写昔日西湖上共赏一湖荷莲,盈盈照水,如今几度梦魂萦绕。乍湿鲛绡,暗盛红泪。分写雨打在花瓣上,如鲛绡乍湿;雨落在花心中,如盛红泪的情状。与起笔横塘棹穿艳锦,引鸳鸯弄水相比,这里已蕴含深深的离别之悲。綀单夜共,波心宿处,琼箫吹月霓裳舞四句,写月下荷叶荷花随风摇曳如霓裳云舞。这段描写使读者不由产生关于青春的欢乐、真挚的情感、浪漫的趣味的联想。向明朝、未觉花容悴。嫣香易落,回头澹碧锁烟,镜空画罗屏里。这时词意忽然逆转,以叹息的语气描摹出西湖情事的悲惨结局:嫣香易落。回头与几萦梦寐相照应,合理地插入对这一段艳情的回忆。结尾处痛感往事已烟消云散。这一片词,有头有尾,在描写中又处处体现物性,予读者以一种朦胧之类。

  第四片写今昔之感。残蝉度曲,唱彻西园,也感红怨翠。三句,写秋蝉感伤西园花枯叶落,哀鸣声声。念惯省明写蝉,实为逆入,回忆双栖于西园的往事。暗柳追凉,晓岸参斜,露零沤起。三句既写昔,也写今。既写二人夏夜柳荫纳凉,絮絮细语,不觉参星西斜,天近拂晓。也是写眼前在西园中孤单的日子。晓岸参斜,零露沤起,为荷塘边独自漫步的眼前景,丝萦寸藕,留连欢事。含蓄地表达了夏夜两人之欢。空见藕而不见莲,应前回头澹碧锁烟,镜空画罗屏里。二句,繁华飘撇,镜屏已空,徒令人悲。桃笙平展湘浪影对应綀单夜共,有昭华、秾李冰相倚对应琼箫吹月霓裳舞,遣词妍雅,涵蕴无限感伤。结以如今鬓点凄霜,半箧秋词,恨盈蠹纸。三句,人已老,词空赋,霜为凄霜,词为秋词,如何不令人恨。往事如零露沤起,转瞬已在浮光泡影中。

  这首词咏荷,能得荷之神理、气韵。写雨中之荷、月下之荷,笔致曲折多变,但通篇清气流贯,澄澈如月,因所咏皆由忆姬而起,脉络清晰。这首经过高度艺术处理的咏物抒情词,内容十分丰富,是词人一生情事的总结。作者以曲折变换的词笔表现出来,借以掩饰心中那不愿为人所知的情感秘密,饱含了词人对造成这种悲剧的封建礼权和封建制度的反感。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83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