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桑子亭前春逐红英尽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采桑子亭前春逐红英尽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采桑子·亭前春逐红英尽

  五代:李煜

  亭前春逐红英尽,舞态徘徊。细雨霏微,不放双眉时暂开。

  绿窗冷静芳音断,香印成灰。可奈情怀,欲睡朦胧入梦来。

  译文

  亭前红花飘落,春光亦随花而去,花儿飘落的姿态优雅,好像翩翩起舞,花儿不忍归去,似乎在徘徊彷徨。细雨霏霏,这雨,浸润了落花,也浸湿了愁绪,我双眉紧锁,难得一展。

  没有远方的佳音,独守绿色窗棂,冷冷清清,空空寂寂,印香飘渺,渐渐烧成了灰烬。思情难耐,百无聊奈时,昏然欲睡,思念的人儿朦胧进入梦境。

  注释

  采桑子:词牌名。又名丑奴儿令、罗敷艳歌、罗敷媚。采桑子格律为双调四十四字,上下片各四句三平韵。另有添字格,两结句各添二字,两平韵,一叠韵。此词调于《花草粹编》、《续选草堂诗余》、《古今诗余醉》中有题作春思。

  亭:侯本二主词、萧本二主词、吕本二主词、《花草粹编》、《尊前集》、《历代诗余》、《全唐诗》等本中均作亭。晨本二主词中作庭。逐:跟随。红英:红花。尽:完。

  徘徊:这里形容回旋飞转的样子。

  细:萧本二主词中作零;吕本二主词中此字空缺。霏微:《尊前集》中作霏霏;吴讷《唐宋名贤百家词》中误作非非。霏(fēi)微,雨雪细小,迷迷濛濛的样子。

  不放双眉:就是紧锁双眉的意思。全句意思是,无法使双眉暂时展开。

  芳音:晨本二主词中作芳英。芳音,即佳音,好音。断:断绝。

  香印成灰:指香烧成了灰烬。香印,即印香,打上印的香,用多种香料捣成末调和均匀制成的一种香。王建《香印》诗中有句:闲坐印香烧,满户松柏气。可见,香印与印香同义。古时富贵人家为使屋里气味芬芳,常常在室内燃香。成灰,成为灰烬。

  可奈,怎奈,即无可奈何。情怀:心情,心境。

  创作背景

  李煜的词,存世共有三十余首,在内容上,可以亡国降宋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词主要反映宫廷生活和男女情爱,风格绮丽柔靡,虽不脱花间派习气,在部分词里也流露出了沉重的哀愁。这词就是前期的一首作品,是在国时闲愁抒闷之作。

  赏析

  这首词是描写一个少妇在晚春时节缱绻怀人,愁眉不展,百无聊赖的情怀。

  词分上下两片,上片写词中的女主人公触景生愁。第一二两句亭前春逐红英尽,舞态徘徊。写这个女子独处事中,举目窗外,所看到的是捕目落花,随风飞舞,看来,春花即将随着这片片飞花无声无息地消逝了。这显然突出了这正是晚春时节。亭前一句写春逐红英尽是拟人,实际上是少妇在拟自己:舞态徘徊看似花舞春归,实际是少妇内心的情思纷扰,无法平复。一个徘徊明是写花,暗是写春,尤其是写少妇心中的思忆徘徊。细雨不仅打湿了繁枝落花,而且打湿了少妇的思念,所以她才愁眉不展。伤春是一种文人传统,但同时也是一种思妇情怀,不放一句形象地写出少妇的愁思是那么浓郁而又沉重。第三句继续描写窗外的景色,漫天的漾潆细雨下个不停。晚春时节的花英是很容易谢树辞枝的,哪里经得起东风的摧残,更何况又加上春雨的打击呢?

  正如词人辛稼轩所说: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风物宜人的春天很快就要消逝了,这象征着岁月的蹉跎,青春的老大,教人愁绪满怀。不放双眉时暂开,’’就是愁绪满怀的形象的说法,连让双眉暂时展开一点的笑意帆没有。真是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以如此愁苦,还有更重要的生活上的原因。

  词的下片描写女主人公绿窗孤处,百无聊赖的心情。起首两句"绿窗冷静芳音断,香印成灰。继续描写环境,从描写环境的寂静中体现女主人公的孤寂心情。绿窗冷静是承上片的环境描写而转写少妇的自身境况。暮春时节,花落雨潺,一个人独守在空荡荡的闺房之中,总是一种凄清冷寂的氛围,但是这些并不是少妇忧思不断的真正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芳音断。冷清平添愁苦,而芳音断。则愁苦更浓。香印成灰看起来是写景,实际上是写人,成灰,既有时间的概念,也有心情的感慨,如唐李商隐有诗蜡炬成灰泪始干,其中灰字也是以意寓之的。这里少妇的心境似乎也同香印一起有成灰之感,其愁思苦闷之情不可谓不深。可奈情怀近乎白话,同后句一起直接描写,突出了无可奈何的心情,也暗点了百无聊赖的困境,虽然直白,但却言浅意深,把少妇那种梦寐以求的怀思之情准确地表现了出来。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75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