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欢春思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万年欢春思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万年欢·春思

  宋代:史达祖

  两袖梅风,谢桥边、岸痕犹带残雪。过了匆匆灯市,草根青发。燕子春愁未醒,误几处、芳音辽绝。烟溪上、采绿人归,定应愁沁花骨。

  非干厚情易歇。奈燕台句老,难道离别。小径吹衣,曾记故里风物。多少惊心旧事,第一是、侵阶罗袜。如今但、柳发晞春,夜来和露梳月。

  译文

  漫步在谢桥边,吹拂着落梅的轻风,也吹满双袖。沿岸春寒未褪,犹见残雪痕迹。元宵过后,小草发青芽,春天已经到来。山川间阻,音信难通,只能把一襟幽怨,寄诸燕子,可惜它还未飞回。那远方的情人啊,这时也许在轻烟迷漫的溪水边采摘绿草归来,她一定满怀心事,连花心深处都沁透着她的春愁。

  这一切,并不关两人深厚的感情有所改变,而是由于命运的安排。自己纵使有李商隐那样的风流文笔,但在此情此境,也难道出离别苦楚。回首前尘,那幽深的小径,微风吹衣,你,久久地悄立玉阶之下。夜色渐深,清凉的露水侵进罗袜,还在等待我的到来。一切皆成过往,只有那柳树疏疏的长条,依旧纷披在春日和煦的阳光中;晚上,又沾上清凉的露水,在月下来回拂动。

  注释

  谢桥:即为谢娘桥,泛指站着心爱女子的桥。

  灯市:指正月十五的元宵灯市。

  绿:是一种刍草的名。

  燕台:用唐诗人李商隐事。李曾作《燕台》诗四首,哀感顽艳,被一位叫做柳枝的姑娘所深赏,并相约幽会。由于机缘的错失,两人未能欢好便离别了。

  柳发:亦指自己稀疏的头发。

  赏析

  史达祖在婉约词发展过程中,继承了周邦彦那种缜密典丽、富艳精工的创作风格,而又有发展,炼字锻句,竟秀争高,给后来重视写作技巧的人比较大影响。

  起首两句描写初春的景物:漫步在谢桥边,吹拂着落梅的轻风,也吹满词人的双袖。沿岸春寒未褪,犹见残雪痕迹。谢桥,指谢娘家的桥,唐时有名妓谢秋娘,因常以指女子所居之地。两句从欧阳修《蝶恋花》词(一作冯延巳词)独立小桥风满袖化出。四、五句点明时节。灯市,指正月十五的元宵灯市,上冠以匆匆二字,略露作者的心情,可与姜夔《琵琶仙》词奈愁里、匆匆换时节参看。元宵过后,草已开始变绿,春天已是到来了,可是,词人却说燕子春愁未醒,燕子在春分前后才由南方飞回,而此时春社未到,燕子未归,故发出误几处、芳音辽绝的怨望之语。江淹《拟李都尉从军》诗有袖中有短书,愿寄双飞燕之句,《开元天宝遗事》也载有燕子传书之事,诗词家将之当作常典使用。燕子二语,与作者《双双燕》词应自栖香正稳,便忘了天涯芳信有异曲同工之妙。山川间阻,音信难通,只能把一襟幽怨,寄诸燕子,正见其用笔精妙处。题中春思之意,至此方出。烟溪二句,笔锋一转,从对面着想:那远方的情人啊,这时也许在轻烟迷漫的溪水边采摘绿草归来,她一定满怀心事,连花心深处都沁透着她的春愁。采绿,出自《诗小雅·采绿》:终朝采绿,不盈一掏。旧注认为这是妇人思念远行的丈夫。绿,是一种刍草的名。采绿,暗与上文草根青发照应。愁沁花骨四字甚炼,写出女子怀人的深情,句意并美。

  下片非干厚情易歇,笔意俱换,词极朴直,却更见情深意厚,更表现作者无可奈何的心情。这一切,并不关两人深厚的感情有所改变,而是由于命运的安排:离别,使有情人再也不能相见了。奈燕台句老,难道离别,这真是痛心彻骨之语。燕台,用唐诗人李商隐事。李曾作《燕台》诗四首,哀感顽艳,被一位叫做柳枝的姑娘所深赏,并相约幽会。由于机缘的错失,两人未能欢好便离别了。这里借用而转换加强说,自己纵使有李商隐那样的风流文笔,但在此情此境,一切的语句都显得是那么陈旧和多余。小径四句,回首前尘,深情如揭。词人记得当年在故乡多少美好的情事,那幽深的小径,微风吹衣——那是与她旧游之地。在纷来沓至的追忆中,第一难忘的是:她,久久地悄立玉阶之下,夜色渐深,清凉的露水侵进她的罗袜,她还在等待着词人的到来。词中特标出惊心二字,表现了情人相会时心情激荡的情景。小径吹衣,又与首句两袖梅风相应,今昔对比,更是难以为怀了。结二句如今但、柳发晞春,夜来和露梳月,用春景中的景物写愁思,更见梅溪词心思之巧妙。由回忆跌回现实中。一切成为既往,此时剩下的只是:那柳树疏疏的长条,纷披在春日和煦的阳光中;晚上,又沾上清凉的露水,在月下来回拂动。两句表面上是写景,实际上是喻人。柳发,亦指自己稀疏的头发:晞,晞发,披发使干。《楚辞·九歌·少司命》有晞女(汝)发兮阳之阿之语。夜来句,写自己在凉露冷月之下,凄然抚鬓的情景。结二句炼字极工,或未免着迹。

  史达祖的长调词,着意于布局,字锻句炼,极见功力。虽然前人批评他用笔多深兴巧(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但他对于技巧的细致运用也发展了婉约词。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69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