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薄宦各东西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卜算子薄宦各东西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卜算子·薄宦各东西

  宋代:黄公度

  薄宦各东西,往事随风雨。先自离歌不忍闻,又何况,春将暮。

  愁共落花多,人逐征鸿去。君向潇湘我向秦,后会知何处。

  译文

  为了这个小官,兄弟们不得不各奔东西。知烟的往事随着岁月的风雨渐渐逝去,别的歌曲已经不忍再听,何况又遇上百花猾谢的暮春天气?

  愁情啊,就像纷纷凋零的落花那样多。兄弟们啊,就要追随着鸿雁远去。您向南方霉向覃北就要出发,谁知以后相会在哪里?

  注释

  卜算子:词牌名,又名《百尺楼》《眉峰碧》《楚天遥》等。双调,四十四字,上下片各两仄韵。

  薄宦(huàn):谓官职卑微,仕途不甚得意。

  征鸿:远行的大雁。

  潇湘:即潇水和湘水,均在湖南境内。这里是代指湖南一带。

  秦:今陕西一带。

  创作背景

  词人于南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年)举进士第一,其弟黄童亦以同榜乙科及第。兄弟同时释褐,本来是喜事,但入仕后便身不由己,即将各奔前程,再不能相濡以沫、鸡窗共晓了,因而词人感到心情沮丧,便写下这首词。创作背景

  赏析

  上片以薄宦各东西句开篇,交代了兄弟分离的情况。薄宦在这里非谦词,更多的是一种解嘲。朝廷软弱无力,官职空有其名。纵有鸿鹄之志,终也壮志难酬。自己宏图难展,只有薄宦小衔而已,虚幻如烟。各东西表示他们虽满腹不平,却也要为官出世,颠沛辗转,远行天际。这次分别,他们从此天各一方,纵使亲情再深,也徒有念牵而已。往事随风雨句写得比较隐晦,大有往事堪哀不可回首之意。往事既有他们相处的时光,更包含他们宦海沉浮的遭际以及北宋倾覆、南宋偏安的全部心酸历史。无论如何,这些都已随雨打风吹去,现实依旧如此。先自离歌不忍闻承接黄童的别泪多于雨一句而来,季弟的和章写得荡气回肠,直入词人心扉。其中有分别的泪水,有肺腑四十秋的情深,有西出阳关的凄凉,有处处思兄的伤心。如此离歌,难怪词人不忍再听。词人与从弟分别却这般凄怆,毫无男子的爽朗、豪迈是时代给他们内心划下的伤痕。身逢乱世,太多坎坷,他们所有的不满、所有的怨怼都无可排遣,只有两兄弟心有灵犀,倾吐高山流水之音,任世事变迁,有兄弟的鼓励安慰就是仅剩的温存。而现在连这亲情之梦部归于破碎,心中所剩的也只有伤感悲愤了。从此以往,他们只能独自承担生活的压抑,怨受着时间无情的流逝。又何况,春将暮。再次给这凄楚的氛围平添伤感的色彩。

  下片承春暮而抒离愁。愁共落花多一语双关,既是分离的忧愁,又是人生的困顿。无论哪般,都已是郁结绵长,比落红还要多几分。人逐征鸿去,在孤单中渐行渐远,唯余词人一人承受着悲凉,生发君向潇湘我向秦,后会知何处的感喟。这句化用了唐代诗人郑谷《淮上与友人别》的数声风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句,潇湘在南方,而秦属北地。这犹言兄弟南北分离,天地相隔,再相会不知其期。全词在低婉徘徊中收笔,其中浓浓的愁思依旧飘摇不断。

  这首词不同于一般送别词之写景抒情,而以情带景,景物全是由离愁引出,又为离愁所包容。词人以浑厚的笔力将手足之情和分离之谊刻画得深沉、浓重,其字里行间也镌刻上时代的痕迹。既是送别的离曲,也是乱世的挽歌。全词抒情真率深切,笔力也清劲挺拔,语言质朴,格凋幽婉。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234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