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笑艳秋莲生绿浦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蝶恋花笑艳秋莲生绿浦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蝶恋花·笑艳秋莲生绿浦

  宋代:晏几道

  笑艳秋莲生绿浦。红脸青腰,旧识凌波女。照影弄妆娇欲语。西风岂是繁花主。

  可恨良辰天不与。才过斜阳,又是黄昏雨。朝落暮开空自许。竟无人解知心苦。

  注释

  红脸青腰:写荷的红花绿茎。

  自许:自我期许。

  鉴赏

  这是一首描写秋莲的词。可能寓含着某种寄托,比如说怀念那位名叫莲的歌女什么的,也可能没什么寓意,只是描写秋天的莲花。我们不能穿凿附会,根据文本所提供的内容进行分析,是最妥当的。上片的描写,是把莲花比作了少女,以笑脸以花朵,以腰肢比茎干,以照影弄妆比喻莲花的迎风临水。这样描写,既有形,更有神,把莲花写活了。总的说,是以花比人、以人喻花,但怎么比喻,落实到具体的词章上,则有一番切入展开、承接转换的手段,更能体现作者的艺术匠心。头一句是从红花和绿叶切入,笑艳秋莲生绿浦,笑写花之神情,艳写花之色泽,绿浦则将荷叶铺满了池塘。接着展开描写,红脸青腰,好像是把一株莲花叠印在了一位少女的身上,红花是她的脸,青梗是她的腰,美艳婀娜的形象立即展现出来。花与人的结合,很自然地引向了凌波仙子、荷花仙子之类的联想,故而说旧识凌波女,把这种联想的范围沿着旧识所指示的时间轨道更进一步地拓展开来。写到弄妆娇欲语,已是神情毕见呼之欲出了,而作者的笔锋陡然一转,落到了西风岂是繁花主一句上。西风二字与首句的秋莲相呼应,亦属点题,而繁华无主则是感叹秋莲之终将凋谢。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233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