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

  近现代:

  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赣水那边红一角,偏师借重黄公略。

  百万工农齐踊跃,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

  译文

  六月红军征讨腐朽凶恶的军阀,人民要用长长的绳索把鲲鹏捆缚。赣水那边根据地红旗高展,这都是依靠黄公略的努力。

  所有的工农们要踊跃与敌人争斗,让革命席卷江西大地,捣破敌人占领的湖南湖北。国际歌的歌声中,我们的革命力量如同天兵降临一般的茁壮起来。

  注释

  蝶恋花:词牌名,出自唐教坊曲,双调,分上下两阕,上下片同调,押仄声韵,共六十字,前后片各四仄韵。

  汀州:古时州名,州治在今闽西长汀县。

  天兵:指红军。

  征腐恶:指征讨腐朽凶恶的军阀。

  长缨:长绳索。汉武帝时终军出使南越(古国名,今广东、广西一带),请授长缨,说要把那里的国王缚住带回来(见《汉书·终军传》)。

  鲲鹏:《庄子·逍遥游》中所说的一种极大的鱼和由它变成的极大的鸟,所以既可分指两物(通常鲲不单用),也可合指一物。通常是褒义词,这里作贬义用,等于说巨大的恶魔。

  赣水那边红一角:指赣西南的赣江流域黄公略率领的红六军(1930年7月改称红三军)所建立的根据地。

  偏师:配合主力作战的部队。

  黄公略:(1898――1931)湖南湘乡人。1927年参加中国。1930年,任红三军军长。1931年9月,在江西省吉安的东固地区行军中遭敌机扫射牺牲。当时他留守闽西根据地。

  踊跃:奋起刺击。汉代刘熙《释名》卷四《释言语》:勇,踊也,遇敌踊跃,欲击之也。

  湘和鄂:湘指湖南,鄂指湖北。

  国际悲歌:指国际歌。

  狂飙(biāo):疾风。这里形容正在兴起的革命风暴。

  创作背景

  这首词最早发表在《人民文学》一九六二年五月号。彭德怀率红三军团于1930年7月28日攻进长沙,后又在湖南军阀何键十五个团的优势兵力面前被迫退出。赴长沙与彭德怀会合,于9月10日再次进攻长沙。攻城战中红军损失惨重,9月13日下令撤围退军。退军时写下了这首《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

  赏析

  词的上阕以虚实相生、正反对比等艺术手法着重叙事而又渗透着热烈而深沉的情感活动。六月天兵征腐恶,起句突兀而来,首先推出天兵与腐恶两个对立的意象,并以征字相关联,直有一股令人振奋的摧枯拉朽的磅礴气势,造成先声夺人的艺术效果。以天兵指作者所率的工农红军,既显其神威,又张其正义。以腐恶指敌人,是形容词名物化的用法,既暴露了敌人腐朽丑恶的本质,又反衬了天兵的正义和不可抗拒。中间着一征字,可谓兴师有名,仁义自见。这一句从时令六月落墨,看似寻常,其实多有包孕。

  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就其喻指的事物而言,是前句的复现;就其意象创造而言,却发生了耐人寻味的推移和转换。万丈长缨与天兵语意相承,是意象的推移;鲲鹏与腐恶相应,用以吟指作者所要否定的对象,则是一种出人意料的意象转换。此前,作者在《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中有鲲鹏击浪从兹始句;此后,在《七律·吊罗荣桓同志》中有斥鷃每闻欺大鸟句;在《念奴娇·鸟儿问答》中有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句。其中鲲鹏、大鸟都被用来喻指作者所赞美和肯定的对象。这里,作者之所以进行异乎寻常的意象转换,以鲲鹏属应腐恶,意匠在于既真实地揭示当时蒋介石政权虚弱而又暂时强大的两重性本质,又隐约披露作者对当时攻取中心城市的不可能性与危险性的深层的情感判断。万丈长缨要缚住那大而不知其几千里的鲲鹏,气不可谓不壮,然而谈何容易!

  正是沿着上述已经隐约披露的深层的情感潜流,作者的思绪很自然地流向了另外的意象空间:赣水那边红一角,偏师借重黄公略。赣水那边,是以切入的远景转换了意象空间;红一角则以鲜明的色彩造成了耀人眼目的视觉形象。这种空间的跳跃转换和鲜明意象的创造,无疑显示了作者强烈的情感流向,透露了作者对已经是红一角的赣水那边分外瞩目的眷顾之情。这种深刻的情感潜流,毕竟是难以抑而不发的,至偏师借重黄公略一句,可谓情不自禁而溢于言表了。作者之所以在作品中对黄公略赞赏有加,不仅仅是因为黄公略所率的红三军在从汀州向长沙的军事行动中确实是足可倚凭的偏师,黄公略本人在关键时刻赞同并支持了抵制攻取南昌的决策;更重要的是,他向来理解和支持工农武装割据的主张,坚持在粤北至赣西南赣水一带开展武装斗争,深入进行土地革命,建立工农红色政权,为创建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可以说,黄公略与在革命战略上是志同道合、心心相印的,是足可信赖与借重的。

  词的上阕一、二句与三、四句构成了层次分明而又相互联系、相映成趣的艺术思维空间,笔调也前后相承而又显出变化。如果说一、二句是作者立足于现实而在幻化的意象空间进行形象思维,豪情浩气之中隐然生出一缕深沉的忧思,笔调雄浑而凝重;那么,三、四句则是从虚境回复现实,于深情眷顾中流露出对正确的战略道路及其成功实绩的热情赞美,笔调也显得活脱轻灵。

  词的下阕,作者挥洒酣畅的笔墨,紧扣意脉进一步状写革命气势,抒发强烈而深沉的情怀。

  词的下阕,作者挥洒酣畅的笔墨,紧扣意脉进一步状写革命气势,抒发强烈而深沉的情怀。百万工农齐踊跃,是上阕天兵、万丈长缨等虚拟意象的现实具体化,是对如火如荼的工农武装斗争形势的真实描写与概括。齐踊跃三字,极富动感,极有力量,既讴歌了广大工农群众革命的热情和昂扬的斗志,又为下句意象空间的开拓引弓蓄势。

  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紧承前句笔力豪气,一泻万里,势不可遏。从汀州向长沙的军事行动,自闽西、赣南北上,纵贯江西,几及全省,而后自赣西北取进逼湘鄂态势,状以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并非虚笔。句中驱遣席卷、直捣这两个力度极强的词语,意锐词锐,如同雷轰电掣,使得上阕开辟的万丈长缨、红一角的意象空间急剧伸张拓展,令人心驰神往,了无滞碍,似觉锋芒所向,红旗漫天,以至席卷江西、直捣湘鄂意犹未尽,情不能已。

  至此,作者顺势翻笔,凌空一变,由已经极大地伸展开来的外在的意象空间转向逐渐亢奋起来的内在的心灵世界: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红了一角的古老土地上红旗跃动,百万奋起的工农正迈开排山倒海的行进步伐,席卷、直捣旧世界的革命气势……此情此景,本身就构成了大气磅礴、悲壮动人的时代旋律、人类史诗。而呼唤饥寒交迫的奴隶、全世界受苦的人起来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让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的《国际歌》,正是这种时代旋律、人类史诗汇集而成的全世界无产者革命的歌,心中的歌。身在此情此景之中,扮演着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的时代主角,是我唱《国际歌》,还是《国际歌》唱我,自是浑然难分而神思飞越了。所谓狂飙为我从天落,正是这种物我浑然的诗家妙语。狂飙何物?它既指革命风暴,此为物;又指内心的情感波涛,此为我。二者交激鼓荡,奔突于天,深沉于心,以为我从天落言之,信不虚也!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228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