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江对酒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曲江对酒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曲江对酒

  唐代:杜甫

  苑外江头坐不归,水精宫殿转霏微。

  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

  纵饮久判人共弃,懒朝真与世相违。

  吏情更觉沧洲远,老大徒伤未拂衣。

  译文

  我还不想回去,我就想守着一江流水,就守着这座被战争浪费的皇家园林。

  桃花与杨花随风轻轻飘落,黄色的鸟群中不时地夹杂着几只白色的鸟一同飞翔。

  我整日纵酒,早就甘愿被人嫌弃,而我懒于参朝,的确有违世情。

  只因为微官缚身,不能解脱,故而虽老大伤悲,也无可奈何,终未拂衣而去。

  注释

  曲江:即曲江池,故址在今陕西西安市东南,因池水曲折而得名,是唐时京都长安的第一胜地。

  苑:指芙蓉苑,在曲江西南,是帝妃游幸之所。

  水精宫殿:即水晶宫殿,指芙蓉苑中宫殿。霏微:迷濛的样子。

  细逐杨花落:一作欲共杨花语。

  判(pān):甘愿的意思。张相《诗词曲语辞汇释》:割舍之辞;亦甘愿之辞。

  吏:一作含。沧洲,水边绿洲,古时常用来指隐士的居处。

  拂衣:振衣而去。指辞官归隐。《新五代史·一行·郑遨传》:见天下已乱,有拂衣远去之意。

  赏析

  前两联是曲江即景。苑外江头坐不归,坐不归,表明诗人已在江头多时。这个不字很有讲究,如用坐未归,只反映客观现象,没有回去;坐不归,则突出了诗人的主观意愿,不想回去,可见他心中的情绪。这就为三、四联的述怀作了垫笔。

  以下三句,接写坐时所见。水精宫殿转霏微,在宫殿、霏微间,又着一转字,突出了景物的变化。这表面上是承坐不归而来的:久坐不归,时间已经快到晚上,所以宫殿霏微。但是,下面的描写中,却没有日暮的景象,这就透露了诗人另有笔意。浦起龙《读杜心解》曾将诗人这一时期所写的《曲江二首》、《曲江对酒》、《曲江对雨》,跟作于安史之乱以前的《丽人行》作过比较,指出:此处曲江诗,所言皆‘花’、‘鸟’、‘蜻’、‘蝶’。一及宫苑,则云‘巢翡翠’,‘转霏微’,‘云覆’,‘晚静’而已。视前此所咏‘云幕’,‘御厨’,觉盛衰在目,彼此一时。这种看法是有道理的。水精宫殿转霏微所显示的,即是一种虚空寥落的情景,这个转字,则有时过境迁的意味。

  与此刚好成对照的,是如期而至的自然界的春色: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短短一联,形、神、声、色、香俱备。细逐、时兼四字,极写落花轻盈无声,飞鸟欢跃和鸣,生动而传神。两句衬托出诗人的此时的心绪:久坐江头,空闲无聊,因而才这样留意于花落鸟飞。桃花细逐杨花落一句,原作桃花欲共杨花语,后杜甫自以淡笔改三字(胡仔《苕溪渔隐丛话》),由拟人法改为描写法。之所以这样改,是因为桃花欲共杨花语显得过于恬适而富有情趣,跟诗人当时仕途失意,懒散无聊的心情不相吻合。

  这一联用自对格,两句不仅上下对仗,而且这一句的某些字词也相对。此处桃对杨,黄对白。鸟分黄白,这是明点,桃杨之色则是暗点:桃花红而杨花白。这般色彩又随着花的细逐和鸟的兼飞而呈现出上下飘舞的动人景象,把一派春色渲染得异常绚丽。

  风景虽好,却是暮春落花时节。落英缤纷,固然赏心悦目,但也很容易勾起伤春之情,于是三、四联对酒述怀,转写心中的牢骚和愁绪。

  先写牢骚:纵饮久判人共弃,懒朝真与世相违。这两句的意思是:我整日纵酒,早就甘愿被人嫌弃;我懒于朝参,的确有违世情。这是诗人的牢骚话,实际是说:既然人家嫌弃我,不如借酒自遣;既然我不被世用,何苦恭勤朝参?正话反说,更显其牢愁之盛,又妙在含蓄委婉。这里所说的人和世,不光指朝廷碌碌无为之辈,牢骚已经发到了唐肃宗李亨的头上。诗人素以忠君为怀,但失望过多的时候,也禁不住口出微辞。以此二句,足见诗人的愤懑不平之气。

  最后抒发愁绪:吏情更觉沧洲远,老大徒伤未拂衣。这一联是说:只因为微官缚身,不能解脱,故而虽老大伤悲,也无可奈何,终未拂衣而去。这里,以沧洲远、未拂衣,和上联的纵饮、懒朝形成对照,显示一种欲进既不能,欲退又不得的两难境地。杜甫虽然仕途失意,毕生坎坷,但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抱负始终如一,直至逝世的前一年(769年),他还勉励友人致君尧舜付公等,早据要路思捐躯(《暮秋枉裴道州手札率尔遣兴》),希望以国事为己任。可见诗人之所以纵饮懒朝,是因为抱负难展,理想落空;他把自己的失望和忧愤托于花鸟清樽,正反映出诗人报国无门的苦痛。

  创作背景

  此诗作于唐肃宗乾元元年(758年)春,是杜甫最后留住长安时的作品。一年以前,杜甫只身投奔唐肃宗李亨,受职左拾遗。因上疏为宰相房琯罢职一事鸣不平,不受重用。杜甫无所作为,空怀报国之心,满腹牢骚。这首《曲江对酒》便是在此种心境下创作的。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228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