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杨铨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悼杨铨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悼杨铨

  近现代:鲁迅

  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

  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

  译文

  腥风血雨磨不掉我当年的豪情壮志,任凭花开花谢革命的决心坚如磐石。

  怎想到这大雨的日子我挥泪如雨,又为祖国痛哭失去了一位坚强战士。

  注释

  杨铨:字杏佛,鲁迅友人。

  旧时:以前。

  花开花落:喻世事变化、人事荣枯。两由之:由,任随。之,代词,指花开花落。两由之,任随它花开花落去吧。

  何期:哪里想到。江南雨:送杨铨入殓时,天正下雨,这里含有悲痛深切、泪如雨下的意思。

  斯民:此民,指人民。健儿:指杨铨。

  创作背景

  这首诗作于1933年6月21日。杨铨与鲁迅同为上海民权保障同盟执行委员。1933年6月18日被国民政府特务组织暗杀于上海,6月20日在万国殡仪馆大殓。当时,盛传鲁迅也被列入黑名单,阑此友人许寿裳劝他注意安全,不要参加杨铨的葬仪,但鲁迅毅然前往。送殓归来,便写下这首诗。

  赏析

  这是一首积淀着无限深情的悼念亡友的诗作。在中华民国时期,悼亡,对革命者来说是常事,因而,它也就成了鲁迅诗作的一个重要的主题。和一般性的悼亡之作不同的是,鲁迅在此诗中除使用健儿一词外,基本上不涉及被悼念者的身世、人品和才学,而主要是写诗人自己的心境和感情。

  诗的前两句乍看起来和悼念挚友似无关联,全然是在写自己的感受;而就情绪的格调来看,仿佛还不免有些压抑和低回。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说明诗人近时的心境不如过去亢奋,已经被压抑到低沉、麻木的境地,甚至连花开花落、人事荣枯也激不起心中的一点微波和涟漪了。这显然是反语,是极言压迫已经超出了可以负荷的程度;只好听之任之。作者鲁迅在《南腔北调集(守常全集)题记》一文中说过:革命的先驱者的血,现在已经并不希奇了。单就我自己说罢,七年前为了几个人,就发过不少激昂的空论,后来听惯了电刑,枪毙斩决,暗杀的故事,神经渐渐麻木,毫不吃惊,也无言说了。我想,就是报上所记的人山人海去看枭首示众的头颅的人们,恐怕也未必觉得更兴奋于看赛花灯的罢。血是流得太多了。他在《集外集拾遗·上海所感》中又说过初看见血,心里是不舒服的,不过久住在杀人的名胜之区,则即使见了挂着的头颅,也不怎么诧异。这就是因为能够习惯的缘故。鲁迅的这些话;可以印证他的豪情之所以锐减完全是因为压迫无比惨烈、社会极其黑暗的缘故。从艺术的表现角度来讲,前两句感情低回,似现木然,则是一种蓄势待发、欲扬先抑的手法。作为革命家的鲁迅,他决不会对时势的变化、斗争的起伏、革命的成败以及革命者的生死置之度外,漠不关心的。1926年,他在抨击旧军阀时,曾说过:人们的痛苦是不容易相通的。因为不易相通,杀人者便以杀人为唯一要道,甚至于还当作快乐。然而也因为不容易相通,所以杀人者所显示的‘死之恐怖’,仍然不能够儆戒后来,使人们永远变作牛马(《华盖集续编·死地》)杨铨死后不久,作者鲁迅在写给友人台静农的信中说:仆生长危邦,年逾大衍,天灾人祸,所见多矣,无怨于生,亦无怖于死,即将投我琼瑶,依然弄此笔墨,夙心旧习,不能改也,惟较之春初,匿亦颇自摄养耳。既然无怨于生、固亦颇自摄养;既然无怖于死,则旧习不改,依然弄此笔墨,决不会被所吓退,豪情也决不会真的减遇,就是减退了,也必当再度焕发。所以在写给友人的信中他多次表示:继杨杏佛而该死之榜,的确有之,据闻在‘白名单’中,我也荣获入选,但作者却正义凛然、勇敢无畏地宣告:只要我还活着,就要拿起笔,去回敬他们的手枪。’’

  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疑民哭健儿。笔锋突然一转,豪情再度昂奋,更加焕发。蓄势待发的感情,冲破了前所罕见的大黑暗迸发了出来,在这江南大雨之日,作者也涕泪滂沱地哭吊这位人民的健儿。末二句即融景入情,表达了作者沉痛真挚的感情。一个又字,既说明了暗杀革命者的事件的不断上演,反映国民政府统治下的严酷。又说明了前两句所表达到的麻木心情的所由来的原因,前后照应。诗的前后各半部分表现的感情,先抑后扬,又以当前景,融入当时情,情景交融,浑然一体。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139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