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英台近杏花初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祝英台近杏花初古诗原文译文注释赏析以及创作背景

  祝英台近·杏花初

  宋代:李彭老

  杏花初,梅花过,时节又春半。帘影飞梭,轻阴小庭院。旧时月底秋千,吟香醉玉,曾细听、歌珠一串。

  忍重见。描金小字题情,生绡合欢扇。老了刘郎,天远玉箫伴。几番莺外斜阳,阑干倚遍,恨杨柳、遮愁不断。

  译文

  杏花刚开,梅花就已凋谢,春天又过去了一半。门帘的影子从西边移到东边,时间流逝像飞梭一般,转眼庭院就有了黄昏的轻暗,一天将过。犹记得过去她在月光下荡秋千,笑容伴随着她醉人的容颜,曾清晰地听到她那珠玉般的歌声一串一串。

  怎么忍心再重新看见那把生绢制成的团扇,上面有我用描金小楷题写的情言。我已经老了,她却如仙女弄玉远离我在天边。多少次我在莺啼日斜的暮色中望远,把楼台的栏杆倚遍寻觅思盼。只恨那成林的杨柳,再多、再浓也无法将我的思愁隔断。

  注释

  祝英台近:词牌名,又名祝英台祝英台令怜薄命月底修箫谱等。双调七十七字,上片八句三仄韵,下片八句四仄韵。

  帘影飞梭:时光在帘子上飞快消逝。

  合欢扇:团扇。

  刘郎:汉代的刘晨,因入天台山遇到仙人。这里作者以刘郎自指。

  玉箫伴:吹箫的萧史的伴侣即弄玉。这里代指自己所恋的歌女。

  创作背景

  该词具体创作年份未知。由词意可以看出这首词乃词人中年之后所做。李彭老中年与量珠结合时,词人吴文英曾作《绛都春》祝贺,以流莺常语烟中怨赞颂他们的恋爱生活。这首词即李彭老在婚后思念量珠时所作。

  

  赏析

  全词分上下两片,四个层次来写:第一层写眼前时节;第二层写旧日相识;第三层写睹物思人;第四层写久别愁思,上下连贯,一气呵成。全词描写人事景物,互融交浑,表达词人深沉的怀念前欢的情感。

  杏花三句,点春半时节。红杏初开,梅花落尽,由此而触起岁月如流的感慨。帘影飞梭,轻阴小庭院,写索居独处时无聊的心境。微阳照着低垂的帘幕,小庭院里,一片漠漠轻阴。像以上几句写景之语,虽用了杏花帘影等看来是华美的词语,却构成了幽悄凄寂的氛围,词人那孤独的形象已隐现于中了。

  旧时三句,转人追忆。极力刻画,精艳绝伦。想当时她在春月下打罢秋千,那如花般美好的容颜,已使人为之倾赏不已,何况还细听她那圆转清脆的歌声呢。秋千一词,不可滑眼看过。唐宋时期,女子在春日有玩秋千的习俗,故当庭院春半时节,便忆起旧时月底秋千的情景,上文第三句便有着落。香、玉,喻女子的体貌芳洁,词人为之而宛转低吟,醉心不已。吟香醉玉,真是极痴恋之语。白居易《寄于驸马》诗:何郎小妓歌喉好,严老呼为一串珠。这里轻轻点出女子的身份。

  过片三句,紧承上片歌珠意,进一层写别后的刻骨相思。三句作一句读,意谓不忍重见当日自己曾题上情诗的合欢纨扇。合欢扇一语,意更深长。词中用以暗示男女间的欢好。也许这扇是当初女子送给自己的定情之物。扇上题情,已包含许多难忘的事。如今重忆,旧情犹在,可惜的是旧侣已远隔天涯了。

  老了刘郎,天远玉箫伴,这是词人深悲所在。刘郎,词人自喻。李商隐《无题》: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用刘晨重人天台寻觅仙侣不遇的故事,叹息爱情的间阻。这首词词更着老了二字,益增苍凉悲慨。

  结处三句,含思绵渺。遮愁一语,虽亦见于前人词句,如晏几道《木兰花》:碧楼帘影不遮愁,然用在该词中,韵味更厚。杨柳栖莺,而莺啼又令人想起她那珠串般的歌声。杨柳之外是斜阳照着的山川,她已像天般遥远。古人有折柳赠别的风习,见了杨柳,也就勾起了离情。此词末三句把这么多意象浑融在一起,于柔婉中寓幽怨之情,深蕴而有余味。

本文地址:http://www.hangkongcm.com/gushi/109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